1.1 學習共同體的溯源(學習領導下的學習共同體進階手冊2.0版) 學習領導與學習共同體計畫辦公室老師 2015/9/1
關鍵字 : 學習共同體 溯源 

1.1 學習共同體的溯源

在過去,“learning community”一詞,通常譯為「學習社群」,而臺灣因應著國際間談論甚多的專業學習社群(professional learning community),也從2010年起,配合教師專業發展評鑑的推動,鼓勵中小學組成專業學習社群。因此,對於學習社群的概念,臺灣的教師並不陌生,只是親子天下2012年出版佐藤學學習的革命一書,出現了另一個新的語彙「學習共同體」,而其英文,佐藤學亦使用“learning community”一詞。

在教育領域中,“learning community”奠基的概念可從杜威(J. Dewey)的作品中找到,而與其相關的語詞,包括了專業社群(professional community)、學習者社群(community of learners)、學習社群(learning community)、民主社群(democratic community)等。總括而言,專業社群這一類的文獻,較重視透過同僚性與合作完成共同的任務;而民主社群則較重視在學校決策過程中含納各種的聲音。這幾年在臺灣所推動的專業學習社群,顯然地,走的是「專業社群」這條路線,只不過當西方陸續倡導並實際推動「學校即學習社群」(school as learning community)時,專業社群在臺灣的中小學,仍停留於教師層級,由教師們自組社群進行專業成長。直到佐藤學的作品進入臺灣,他所主張的學校就是學習共同體,每個成員都是學習者,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實施的政策脈絡下,打動了許多教育工作者的心。尤其三十餘年的實踐經驗,日本走出的成功案例,讓現場的老師們開始覺得理論不一定永遠都是高懸天邊、遙不可及的「口號」。

尋譯佐藤學對於學習共同體的解讀,可看到以杜威哲學為基礎的清楚軌跡,他開宗明義地以民主主義作為其三大哲學的主張之一。除了側重社群的民主性,日本自19世紀末開始發展的授業研究(lesson study),也是佐藤學論說的重要資糧。具有百年以上歷史的授業研究,是日本教師專業發展的傳統,曾因西方學者在The Teaching Gap[1]一書中的引介,現今仍受到歐美國家的重視。佐藤學深化與活化日本傳統的授業研究,形成他有關同僚性構築的論說。除了教師群體,教室的翻轉是另一關注焦點,結合協同學習(collaborative learning),運用維高斯基(L. S. Vygotsky)的理論,佐藤學以自己步入上萬課堂的足跡,踏拓出飽含生命力、反思性與美學的課堂實踐教學論(pedagogy)。從三位一體的學習論與世界(教材)對話、與他人對話、與自己對話,開展了相對應的活動性、反思性與合作性學習;以及學習成立的三要件學科本質學習(真實性學習)、相互聆聽關係(協同學習)、伸展跳躍。

小結佐藤學對於學習共同體的看法,涵括了上述民主社群與專業社群的理念。只是在談社群時,有一個深植於「相同」(sameness)的預設,亦即社群成員有著相同的價值、信念,讓彼此能聯結在一起,具有社群感,但這似與強調差異的後現代脈絡有所扞格。因之,如何從一個現代觀點,講求民主參與,且以權力視角觀照不同的聲音,過渡到後現代觀點,加入情意、心理面向的含納,營造包容差異的信任、安全與歸屬感,是現今發展學校成為學習社群所需致力的。



[1] Stigler, J. W., & Hiebert, J. (1999). The teaching gap: Best ideas from the world’s teachers for improving education in the classroom. New York, NY: The Free Press.

 

 
標題 下載數 檔案大小 下載
1.1 學習共同體的溯源(學習領導下的學習共同體進階手冊2.0版) 551 185.63K 臺北益教網 下載
歡迎您提供相關檔案 瀏覽其他範例  
標題 下載數 檔案大小 提供者 分享日期 下載 投票
回首頁 回主題清單畫面